栏目列表

热门标签

LOL轻小说 私奔吧战争不是我们想要的

阳光明媚,微风轻抚,两军对立防御塔下,远远的看着德玛西亚的军旗飘扬。打前锋的正是德玛西亚无畏先锋军团领导人,拥有号称“德玛西亚之力”的盖伦,此时站着防御塔前,手高举着大剑,阳光下,他那厚实的铠甲被照的金光闪闪。随从的还有他的妹妹拉克丝,拉克丝出生于享有声望的皇冠护卫队,在德玛西亚军队模范家庭的氛围里。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孩,接受了高等教育,她独特的学习能力天赋,再神秘的魔法技能,她只要看过一次,就能够依葫芦画瓢反转施放。作为德玛西亚接受魔法学院考验最年轻的女魔法师,拉克丝被命令的跟随哥哥盖伦的步伐,施展她的天赋,鼓舞所有德玛西亚人,但其实在她心中是讨厌战争的。

只听一声令下,塞恩挥舞着双刃战斧“切割者”,大吼一声“诺克萨斯万岁”便向德玛西亚军队冲去,直逼盖伦。雷瑟守备军队紧跟其后,塞恩双刃战斧所到之处血花四溅,德玛西亚士兵应声倒下,地下德玛西亚士兵的尸首纵横。

盖伦紧皱着眉头,脸色暗淡了下来,他们都可是德玛西亚的子民阿,为了国家奉献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想到这里,盖伦手持大剑,大喊一声“保家卫国,勇往直前!”带领着无畏先锋军团迎接着塞恩的来袭。盖伦一边狂奔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大剑使着招牌动作“大风车”,没过多久身边已经倒下了一片。然后他停止了“大风车”,一直狂奔向迎面而来的塞恩,他明白塞恩才是他的对手,如果能拿下塞恩的人头,那么这场战争就给德玛西亚争取了一半的胜利!

来到塞恩面前,塞恩当面就朝着盖伦砍去,盖伦用大的大剑挡住了这一斧头,盖伦被击退了几步。在塞恩这种以纯力量的着称的杀戮者面前,他显然有些占下风。塞恩大吼一声,肌肉膨胀起来,切割者也变成了血红色,继续向盖伦砍去。盖伦继续用大剑抵挡着塞恩切割者的攻击,斧头和大剑之间的碰撞发出刺耳的金属“铛铛”声,之间夹杂着金属摩擦产生的火花。

短兵相接,塞恩和盖伦目光仇视着对方。塞恩邪恶的笑了一声,身体周围泛起了一团红色的光芒。不好,盖伦意识到了危险,急忙开启了护盾,可是为时已晚,便想了也没想朝塞恩身体那团光芒狠狠的砍了上去。只见塞恩身上的红光急速聚集红色变成了刺眼亮白色,随后爆炸,把盖伦炸了个人仰马翻,炸退了一段距离,盖伦身受重伤。塞恩也吃了盖伦一剑受伤了,但是比起盖伦的状态好多了。塞恩趁胜追击,继续挥舞切割者向砍去,盖伦见状不妙,撒腿就跑。正所谓有勇无谋,杀红眼了的塞恩无脑的追着盖伦,却没料到被前来支援的拉克丝给禁锢住了,不能动弹。好机会,惊慌失措中的盖伦见状,立马回头大喊一声“德玛西亚!”重重的给了塞恩当头一剑,塞恩头顶光芒大盛,他意识到了什么,用力的把手中的一把斧头丢向了盖伦,斧头没有砍到盖伦,而是扎进了拉克丝那柔弱的身躯,她替哥哥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塞恩也盖伦被一把巨剑被劈成两半。

—Anna

我叫卡特琳娜,出生在军国主义的诺克萨斯,在当时的时代,女人的首要责任就是养育强壮的小孩,为参军的丈夫传宗接代。但是有些女人却不把养育当作自己的天性,我便是其中之一,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因为我是身为受人敬畏的诺克萨斯将军杜-克卡奥的女儿,父亲起初也许感到过遗憾,没有能生育儿子,但是后来没有一个军队将领能像父亲一样幸运的以自己的女儿们为荣。

小时候我就表现出了与妹妹卡西奥佩娅的不同,我对父亲的刀子比对裙子、珠宝和妹妹过分关心的琐事更感兴趣。记忆里很清楚的记得小时候,父亲因为琐事(现在才知道是因为母亲没有能给父亲生育儿子)和母亲吵了起来,愈吵愈激烈,最后竟然大大出手,父亲生气的推开了母亲,失去重心的母亲重重的摔倒了地上,抽泣了起来。而这一幕,丁点不漏的映入了我仇视的眼睛里,愤怒的我拿起了父亲放在桌上的匕首,趁着父亲不注意的时候,刺向了父亲的腹部。鲜血染红了父亲的衣角。母亲见状,停止了抽泣,从地上爬起来,立马跑到父亲身边查看着父亲的伤口。由于年幼,力气还好不大,不至于致命,不然我这辈子都会后悔...父亲没有责骂我,而是看到我的另一面—杀戮。父亲一只手捂住伤口,一只手紧紧的抓住我的胳膊,看着我,眼神中透露着一种神秘的气息,他知道他自己以后该对我做些什么了。

父亲给我请来了诺克萨斯最棒的刺客老师训练我,在城邦最棒的刺客的严格训练下,一切都是艰难暴力的。在这里,除了暴力还是暴力,甚至抛弃传统的道德,这就是诺克萨斯,一个因暴力着称的城邦。所以,我的训练都是拿真人来训练,每天都在血腥中度过,我也不知道在我的手下死过多少人,自己受过多少伤,左眼角的刀伤痕就是最好的证明。当然,杀虐已经是我的本性。

在艾欧尼亚战争中,父亲率领我首次参战,而我没有让父亲失望,展现了我的刺杀本领。在这场战争中,我凭着对刀剑的精通和残酷的性格为自己赢得了

"不详之刃"的称号,我知道也许这个称号将伴随着我一生。

然而,诺克萨斯最大的敌对国并不是艾欧尼亚,而是德玛西亚!德玛西亚与诺克萨斯城邦一直陷在持续几个世纪之久的时断时续的血腥战争之中。双方都尽力让自己能占据上风,但诺克萨斯却是一个为达目的可以连传统道德都抛弃的城邦。对于诺克萨斯来说,除了暴力和使用暴力的意愿,其他都无关紧要。而这点则在杀戮战士赛恩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塞恩是父亲手下的一位副将,和每一位诺克萨斯战士一样,因强大的残暴和杀虐而深得父亲的亲睐,拥有“战争机器”之称,而父亲原本就有把我许配给塞恩的意思。而且塞恩对我也一直有爱慕之心,只是强大的军国主义让我心中爱情始终不能萌芽,而我一直把塞恩当兄弟来对待,以至于后来塞恩再也没有机会表达心中那份对我深藏的感情...

又一次和德玛西亚的战争爆发了,父亲派赛恩所在的雷瑟守备部队在诺克萨斯军队前打先锋头阵,并对许下承诺塞恩,此战若能胜利,他便把我许配给他。塞恩十分激动,就答应了父亲让他作为诺克萨斯人体攻城槌的要求。塞恩胸有成竹的对父亲说,他会用他那巨大的双刃斧头"切削者"无情地杀戮敌人!

阳光明媚,微风轻抚,两军对立防御塔下,远远的看着德玛西亚的军旗飘扬。打前锋的正是德玛西亚无畏先锋军团领导人,拥有号称“德玛西亚之力”的盖伦,此时站着防御塔前,手高举着大剑,阳光下,他那厚实的铠甲被照的金光闪闪。随从的还有他的妹妹拉克丝,拉克丝出生于享有声望的皇冠护卫队,在德玛西亚军队模范家庭的氛围里。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孩,接受了高等教育,她独特的学习能力天赋,再神秘的魔法技能,她只要看过一次,就能够依葫芦画瓢反转施放。作为德玛西亚接受魔法学院考验最年轻的女魔法师,拉克丝被命令的跟随哥哥盖伦的步伐,施展她的天赋,鼓舞所有德玛西亚人,但其实在她心中是讨厌战争的。

只听一声令下,塞恩挥舞着双刃战斧“切割者”,大吼一声“诺克萨斯万岁”便向德玛西亚军队冲去,直逼盖伦。雷瑟守备军队紧跟其后,塞恩双刃战斧所到之处血花四溅,德玛西亚士兵应声倒下,地下德玛西亚士兵的尸首纵横。

盖伦紧皱着眉头,脸色暗淡了下来,他们都可是德玛西亚的子民阿,为了国家奉献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想到这里,盖伦手持大剑,大喊一声“保家卫国,勇往直前!”带领着无畏先锋军团迎接着塞恩的来袭。盖伦一边狂奔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大剑使着招牌动作“大风车”,没过多久身边已经倒下了一片。然后他停止了“大风车”,一直狂奔向迎面而来的塞恩,他明白塞恩才是他的对手,如果能拿下塞恩的人头,那么这场战争就给德玛西亚争取了一半的胜利!

来到塞恩面前,塞恩当面就朝着盖伦砍去,盖伦用大的大剑挡住了这一斧头,盖伦被击退了几步。在塞恩这种以纯力量的着称的杀戮者面前,他显然有些占下风。塞恩大吼一声,肌肉膨胀起来,切割者也变成了血红色,继续向盖伦砍去。盖伦继续用大剑抵挡着塞恩切割者的攻击,斧头和大剑之间的碰撞发出刺耳的金属“铛铛”声,之间夹杂着金属摩擦产生的火花。

短兵相接,塞恩和盖伦目光仇视着对方。塞恩邪恶的笑了一声,身体周围泛起了一团红色的光芒。不好,盖伦意识到了危险,急忙开启了护盾,可是为时已晚,便想了也没想朝塞恩身体那团光芒狠狠的砍了上去。只见塞恩身上的红光急速聚集红色变成了刺眼亮白色,随后爆炸,把盖伦炸了个人仰马翻,炸退了一段距离,盖伦身受重伤。塞恩也吃了盖伦一剑受伤了,但是比起盖伦的状态好多了。塞恩趁胜追击,继续挥舞切割者向砍去,盖伦见状不妙,撒腿就跑。正所谓有勇无谋,杀红眼了的塞恩无脑的追着盖伦,却没料到被前来支援的拉克丝给禁锢住了,不能动弹。好机会,惊慌失措中的盖伦见状,立马回头大喊一声“德玛西亚!”重重的给了塞恩当头一剑,塞恩头顶光芒大盛,他意识到了什么,用力的把手中的一把斧头丢向了盖伦,斧头没有砍到盖伦,而是扎进了拉克丝那柔弱的身躯,她替哥哥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塞恩也盖伦被一把巨剑被劈成两半。

“拉克丝,拉克丝!!!你醒醒!”盖伦抱着妹妹拉克丝的尸体,握着妹妹的手哭嚎着。

“哥...哥...我...我不能再陪伴着你了,让战争结...结束...吧...”,拉克丝身体的血越来越多的往外流出,手掌完美的下滑。鲜血染红了拉克丝的衣服,沾到了盖伦的铠甲上。阳光下一片鲜红,仿佛一朵正在盛开的美丽的鲜花,最美丽的图画,世界上最灿烂的只有鲜血。

大约过了一刻钟,战场慢慢的恢复了平静。当诺克萨斯军队知道,知道盖伦杀死了塞恩的消息后,士气大跌。在盖伦的带领下,诺克萨斯军队步步逼退,最后下令撤退。德玛西亚艰难的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事后我告诉父亲战争的结果,父亲沉重的身躯重重的坐在了椅子上,目光凝滞,双手颤抖着。

“去吧,晚上去德玛西亚把塞恩的尸体带回来吧。”父亲伤心的对我说。

我愤怒的带上匕首,穿好衣服带好面罩连夜赶去了德玛西亚,此去的目的不紧紧是带回塞恩的尸体这么简单。还有一个目的:刺杀盖伦!来到城外,德玛西亚夜晚很静,就连草丛虫子叫的的声音都没有,这对于我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守城的士兵都睡着了,作为一个刺客,血腥的味道很快的指引着我找到了塞恩的尸体。为了方便逃走,我事先把塞恩的尸体偷到城外,藏在了城外的一个草丛里,然后又偷偷的潜回城里,寻找盖伦的住处。

功夫不负有心人,让我找到了盖伦,此时的盖伦正在正在熟睡,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逼近。我掏出匕首悄悄的靠近盖伦,向盖伦胸口刺去。却没料到被盖伦单手抓住我的手。盖伦立马翻起身来,一把抓住我的双手打掉了我的匕首扯掉了我的面罩,从背后反锁住了我的手。

“哼,卡特琳娜!我知道你会来的。”窗外的月光,照射到我的脸上,盖伦认出了我,坚定的口吻说着。

“你杀了塞恩,我当然会来杀你的。”我愤怒的说。

“我妹妹拉克丝也死在塞恩的手下!”

“废话少说,今晚我就会拿你的命来塞恩的亡灵!”趁着他说话放松警惕的时候,我挣开了束缚,掏出腰间的匕首深深的刺入了他的身体。

“啊!”盖伦疼痛的叫出了声音并推开了我,叫声惊动了巡逻的德玛西亚士兵。士兵夺门而入,我被发现了。

寡不敌众,德玛西亚的士兵越来越多,我被包围在了盖伦的房间里面,原本以为就会因此束手就擒。没有想到的惊人的一幕出现了,盖伦抓住我的手强忍着疼痛,开始对抗着德玛西亚士兵,击退士兵带我冲出门外。

“我可不想让让人笑话我德玛西亚之力盖伦以多欺少,欺负一个诺克萨斯女子!”盖伦傲慢的说,

“让她走!”,随后下命示意德玛西亚士兵停止追击。

“你要是这么想杀我报仇的话,三天之后,召唤师峡谷不见不散!”盖伦望着逃走的我大喊到。

我头也没回的奔向城外,我不知道盖伦放走我他是什么意思,我也没有想太多,来到事先藏好塞恩尸体的草丛回到了诺克萨斯,而此时天都快亮了。

回到诺克萨斯,父亲质问我为什么了去了这么久。我敷衍的说,路上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德玛西亚人原本以为斩首了赛恩便能终结他的嗜血暴行。然而,死亡,仅仅是赛恩崛起的一个开端罢了。当我带回了赛恩的尸身,父亲命令诺克萨斯的巫师们将塞恩重新复活了,让他再次为诺克萨斯效力。赛恩的复活赋予了他新的力量,同时也强化了他已有的能力,使他成为战场上更加令人望而生畏的恐怖存在。这一切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也短,很快就过去了。突然才想起盖伦之前说过的话,我就像预约的一样,来到了召唤师峡谷,盖伦早早的就在这里等待着我的到来。

“我就知道你会来赴约的,这才是我认识的卡特琳娜,爱憎分明!”盖伦依旧坚定的说着。

“哼,今天不是你死我亡!”杀虐的本能,让我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这句话。

话音刚落,我便瞬步杀向了盖伦,我的每一次出手都是那样的重,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杀了对面这个德玛西亚男人。

弹射之刃,死亡莲花,我全力的施展着自己的招式。而盖伦只是用他的那把大剑挥舞抵挡着,用护盾和旋转审判抵挡着我的每一次进攻,而这根本就不像是在战斗,反而更像是跳舞。

“懦夫,为什么不出招!怕了吗?”我生气的吼道。

“卡特琳娜,我不想伤害你!我来这里是另外有事情和你要说,不是来和你打斗的。”盖伦无奈的辩解说。

“笑话,你会有什么事情对一个诺克萨斯女人说?”我嘲讽说。

“实话跟你说吧,其实之前,我和嘉文调查过,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两方的交战怀疑战争学院有人背后操纵导致战争爆发的嫌疑,但是一直没有找到确实的证据。我相信在诺克斯和德玛西亚都有潜在着他们的爪牙。”

话音刚落,草丛中飞出一把长枪,矛头直奔我,没有防备的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盖伦见状,急忙飞奔过去,一把长枪插到了盖伦的膝盖上(其实是像想写插到菊花的说...)。此人不是什

么高手,正是德邦总管,人称“菊花信”的赵信。

“抓住卡特琳娜!”赵信见到这一幕也吓到了,百思不得其解,没想到盖伦会保护卡特琳娜,心想:这不科学!便吩咐埋伏好的德玛西亚士兵,示意抓住卡特琳娜。

盖伦不愧拥有德玛西亚之力的称号,即使膝盖中枪也能带着我飞一般消失在追兵的视野里。盖伦带着我来到了一个隐蔽的山脚下。

“赵信怎么会出现?你为什么要替我档那一枪?”我质问着盖伦。

“因为我不想让你再受到伤害!我不知道赵信会出现,也许是有人告密。我要是真想杀你,那晚我就不让你离开!”盖伦深情的说着,“你曾经失去过亲人,而我也一样。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战争。而这一切都是有人从中作梗,挑起两国的战争,难道你就忍心看着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这样互相残杀下去吗!冤冤相报何时了!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想着盖伦曾经为我做的一些事情,想想死过而又死而复活的塞恩,而盖伦并不知道塞恩已经复活了,再想想死去的拉克丝,想想死去的诺克萨斯士兵,也许战争、杀虐真的已经埋没了我心,蒙蔽了我的双眼!

一颗坚强的心从未如果软过,而此刻在这个高大威武的男人面前却如此的不堪一击,顿时软了下来,也许盖伦说的是对的。

“我愿意为了你抛弃一切,甚至国家和荣耀(微博)!卡特琳娜!”盖伦继续说道。

盖伦的这么一席话,搅动了我心里最温柔的情怀,我伸出手来搭在盖伦的肩上,垫着脚尖,在盖伦的脸上亲吻了一下,我能感受到他心砰砰的跳,他的一只手也已从身后搂紧了我的腰,另一只手伸向我的颈部向上移动,停留在我的嘴唇,轻柔的抚摸着,我浑身的血液像火一样燃烧起来。然后低下头来开始亲吻我的嘴,她舌头滑进我的口腔,最后与我的舌头缠在一起。我们倒在了草地上,我的胸脯起伏着,眼睛也闭上了,整个已经瘫软的身子不时发出痉挛的颤抖,他喘息着对我说,“我爱你,卡特琳娜!”

就这样,在召唤师峡谷这个不知名的草丛,我的“一血”就这样被这个男人拿走了。

......

“现在你有什么打算,盖伦!”完成那事后,我问盖伦。

“也许有个地方能够找到真相让战争停止,让瓦罗然稀有的和平复苏!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盖伦拉着我的手望着太阳下山的方向,“就是那...”。

而我,已经是属于这个男人的了,他的决定我还有什么不会答应的了。

几天后的诺克萨斯和德玛西亚流传着盖伦和卡特琳娜私奔了的消息。

这个消息象长了翅膀立时传遍了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的大街小巷,给当地那些爱议论是非的街头居民提供了可以自由发表意见的典范,为他们年复一年重复的生活注入了新的活力。人们在惊讶的同时,甚至还有好些人在暗暗地羡慕,他们竟然可以为了爱情抛弃一切,无一例不睁大了好奇的眼睛,他们究竟私奔去哪里了?然而结果却令好奇者大为失望,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下落...

(传言有人在英雄联盟见过到他们)

(责任编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ajaxfeedback.htm